综合报道,伊朗总统内贾德日前在巴西参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时,遭到主办国的一系列怠慢,伊朗议员对此表达了不满。

  荷兰海牙消息:荷兰首相马克·吕特4月23日向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递交了内阁辞呈,宣告维持了558天的马克·吕特政府“垮台”,为提前举行大选铺平了道路。

  在两个月内接连两次大选,且是重复性选举,这在西方民选国家里可谓罕见,但在希腊,这“折腾”的一幕可能就要出现。因为在6日的大选中没有一个政党取得议会多数议席,而各大政党又分歧太大不愿意组成执政联盟,新政府一直难产。

  据报道,当内贾德到达里约热内卢国际机场时,发现巴西未派高级官员迎接他,只有此前到达的伊朗副总统兼环境部长穆罕默迪·扎德迎接。

  马克·吕特当天下午在海牙与荷兰女王沟通交流了近两个小时。会谈结束之后,荷兰政府发布了首相提交内阁辞呈的公告,并指出女王要求所有大臣及官员为了荷兰的利益继续工作。

  13日,各党组建政府的时限已过,该国总统帕普利亚斯当天召集所有政党,希望利用最后的机会,说服各大党合作组建政府,否则只有6月重新选举一途。

  随后,巴西总统迪尔玛·罗塞夫又拒绝了内贾德与其面对面会谈的请求。

  马克·吕特领导的执政联盟之所以提出辞呈,主要是因为威尔德斯领导的新自由党“作梗”,未能就削减财政赤字方案达成一致。威尔德斯拒接接受紧缩的财政方案,并退出了相关谈判。

  组阁会谈陷入僵局

  而在里约热内卢市长主持的招待会上,内贾德原计划获得的礼物——古波斯君主的王座也被取消。

  此前,马克·吕特领导的执政联盟与威尔德斯领导的新自由党进行了长达7周的谈判。执政联盟希望荷兰能够在2013年把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比重降至欧盟规定的上限3%以内。

  在6日的大选中,获议席居前三位的政党都获得了总统组阁的授权,但他们在各自三天的时限内,均没有说服其他党派与本党合作,凑够多数议席组建政府。只有将难题最后抛给总统。但是,即便有总统坐镇,13日的组阁会谈依然很艰难,会议在进行约2个小时后陷入僵局,前景不明。

  报道还称,内贾德在机场与一群巴西保镖的合影照片让他更显难堪,因为照片中的内贾德在身材高大的保镖映衬下显得更加矮小。

  惠誉国际评级表示,如果荷兰无法采取措施削减预算赤字遏制债务加重的势头,可能会剥夺其AAA信用评级。惠誉还表示,将在6月份对荷兰评级重新进行审核,在最终降级之前可能会把该国的评级展望定为负面。目前,欧元区仅有4个国家还拥有AAA最高信用评级,分别是荷兰、德国、芬兰和卢森堡。

  议会三大党之一、泛希社运领导人韦尼泽洛斯说,时间已经不多,“要么我们组成一个新政府,要么就重新选举。”但韦尼泽洛斯也说,新政府的形成并非全无希望。“尽管我们和总统的会谈目前陷入僵局,但对新政府的组成,我还是保持一定程度乐观”。

  一名伊朗议员称,内贾德在巴西受到的待遇是“侮辱人格的”。他还说,内贾德在里约热内卢机场受到失礼接待时,他就应该放弃后面的行程。

  4月24日下午,马克·吕特将在荷兰议会发表讲话,议会随后将就目前的政治局势进行辩论。此间媒体分析指出,各政党面临的首要议题是提前到何时进行大选。有消息披露,多数政党期望在六月底举行选举。

  是否省钱成分歧焦点

  不过,伊朗外交部曾对此事发表声明称,内贾德在巴西参会时受到的待遇并无任何问题,并强调,“这是一次国际会议,并不是双边会谈,并不是每位嘉宾都能与主办国总统会面”。

  马克·吕特领导的自民党在2010年6月举行的大选中获胜,随后经过近4个月的谈判与基民盟组成了少数内阁,并在极右翼政党新自由党的支持下组成少数内阁开始执政。

  在大选中得票最多的新民主党党首萨马拉斯说,组阁协商还在继续。他指责左派政党联盟阻挠新政府组成,左派政党联盟在大选中得票仅次于新民主党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此次大选后的组阁之所以艰难,是因为希腊爆发政府债务危机并引发欧元危机后,希腊选民的选票变得流向分散,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多数支持。民意的碎片化,也推动了通过选票进入议会的各大政党意见尖锐对立,尤其在政府是否应该“勒紧裤带”以摆脱债务危机的问题上。